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网投APP 南通 盐城

南京面孔我们终将成为异乡人

2019-07-16 16:40:09     来源:未知
南京面孔我们终将成为异乡人


我和薛冰老师短暂做过同事,准确地说,他曾经是我的领导。说实话,我们很羡慕他从作家、副总编华丽转身为文史学者,更为难得的是,他年过七十依然笔耕不辍,创作依旧高产,刚刚出版的《漂泊在故乡》,就是他抒写南京的第18本书。许多年来,他为南京城市保护仗义执言,做了许多可圈可点的事情,是一位让人敬重、“知行合一”的读书人。

 

▲读到老、学到老、写到老,薛老师始终对生活保持着如此旺盛的热情。

薛老师的家中,满眼看去都是书,在他另一处老房子里,还有一间个人“图书馆”——14平方米的书房,外加客厅里五只巨大书架,里面全部塞满了书,藏书共计2万余册。

出生于1948年的薛冰老师,正当求学之年,陷落人类文明史上的黑暗年代,长期无书可读,导致了他严重的精神饥渴。下乡插队时,从农民家里借到一套《红楼梦》(土改时从地主家分来的),如获至宝。1976年他返城当工人,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22元,就跑到新华书店,却只买到一套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。抽刀断水水更流,正是这种读书饥渴,才让他下决心买书,从当初的一只藤书架,到后来的1000册书,再到现在的2万册书。这种坐拥书城的感觉很好,“有时半夜醒来,觉得哪本书插架位置不妥,也要下床去调整。”

 

▲就这样,从一本《红楼梦》到2万册藏书,薛冰老师的家就慢慢地变成了一间个人图书馆。

不过,薛老师一再强调,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藏书家,因为他所有的书都是用来读的。薛老师有个观点,叫“进书房和出书房”。

薛冰老师的写作方向非常宽泛,南京历史文化、图书版本、花笺书札、古钱币、民歌、花艺等等,用他的话来说就是,都感兴趣。比如他写《拈花》,就得先看几百本关于花艺的书;他写一本关于古钱币的书,背后则是1000多种钱币文化的研究书籍。他的藏书当中,最多的就是有关南京的书籍,大概有5000多册。

 

▲书架,见证了薛老师的读书岁月。

薛冰老师总会一再提到读书对他的影响,他在访谈中提到的人物有郑振铎、黄裳、季羡林、王世襄、程千帆等,这个名单如果往下排,得有一长串。

同样,谈到南京历史文化的保护,薛老师也提到过许多位老先生,“如果还在的话,也有90岁到100岁了。”无论是治学还是对历史文化的保护,从这些名单中,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这种承前启后的文化清流。

网投APP,编辑:刘欣

热门